金配资



一位全国人大代表、省级信用联社掌门人的风险防控与普惠金融发展观

点击数: 时间:2020-05-28 来源:行长要参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赵应云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农信系统作为农村金融的主力军、地方金融的排头兵、普惠金融的领跑者,建议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其普惠金融与地方基层治理深度融合工作,有效解决普惠金融服务不足问题。

另外,今年是全面小康宏伟目标的实现之年、“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三大攻坚战的最后攻坚之年,在打好防控化解风险的攻坚战上,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今年是如何布局的?

赵应云从五个方面进行了介绍,他表示,要把防控和化解各类风险作为关系全局的头等大事,今年所有工作都要围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来考虑,切实采取过硬措施,全力把风险降下来,决战决胜防控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

五方面论述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今年是全面小康宏伟目标的实现之年、“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三大攻坚战的最后攻坚之年。

第一,思想上始终坚持风控优先。我在湖南农信系统年初工作会上就提出,要把防控和化解各类风险作为关系全局的头等大事,今年所有工作都要围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来考虑,切实采取过硬措施,全力把风险降下来,决战决胜防控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

第二,坚决履行牵头防控责任。湖南省联社将认真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配资公司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决策部署,坚决落实全省农信系统风险防控的牵头责任,在风险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指导下,组织、部署、推动全系统风险防控工作。积极稳妥化解结构性、局部性、个体性(机构性)存量风险,深入研究和主动应对源头性、倾向性、突发性增量风险。全系统将进一步整合内审、合规、风控部门力量,完善风险防控体系,充分发挥风险管理“三道防线”作用,防范和化解好各类风险,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第三,切实抓好重点风险管控。湖南农信将进一步筑牢风险管控屏障,以清醒的思路,清楚的底数,清晰的目标,将信用风险、合规风险、操作风险、市场风险等重点风险控得更严,以严肃的考核、严密的机制、严格的管理,管控好重点领域风险,强化问题导向、强化专题研究、强化深入研判、强化风控手段、强化责任落实、强化措施效果。一是坚决压降不良贷款。通过函证、核查、“五个逐户逐笔”,全面澄清不良底数;通过多策并举清收盘活保全,提高不良处置效能;通过重塑信贷流程,强化信贷源头管控。二是加快推进脱困化险。通过制定落实脱困化险方案、做实联点帮扶、强化考核奖惩、争取政策支持等,全力推进风险机构和困难机构脱困化险。三是持续整治违规现象。加大从严治行力度,对信贷、资金、票据、柜面等领域违规问题开展专项整治,严格审计对前中后台及全面稽核检查的纠偏,通过从严问责的高压态势倒逼违规出清

第四,持续强化内控合规管理。严格落实“从严治行、稳健运行”的要求,落实责任、完善制度、标本兼治、质量并举。合规的根本是制度,要完善制度、尊崇制度、执行制度,确保内控制度对所有业务领域和操作环节的全覆盖,将规章制度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大力推进合规文化建设,在全系统分层级、分条线、分批次开展全员合规教育培训,力争今年实现全员轮训;建立健全合规审查机制,把经营管理合规检查审核作为每日必修课程,落实到工作的每个环节;探索建立员工违规行为积分管理制度,根据违规积分对员工进行量化考核和预警提示,并把违纪积分作为处理处罚的依据,增强员工合规操作的自觉性。

第五,在高质量发展中化解风险。湖南农信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全系统将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积极适应形势发展的新变化,深入实施党建引领质量主导战略,坚持支农支小不动摇、坚持存贷主业不动摇,扎实持久推进“党建共创、金融普惠”行动,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在高质量发展中化解风险,在打好金融风险攻坚战同时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应高度重视普惠金融与地方治理深度融合

普惠金融是推进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的关键发力点,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也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必然要求。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普惠金融发展,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第一次将普惠金融概念写入党的决议之中,2015年国务院印发的《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将普惠金融上升至国家战略,2016年普惠金融被纳入“十三五”规划,成为金融行业未来发展的重要着力点,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建设普惠金融体系”,至今“普惠金融”这一关键词已连续6年出现在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之中。在系列政策措施着力推进下,普惠金融体系建设成效显著,重点领域金融服务获得感明显增强。截至 2019年6月末,全国乡镇银行业金融机构覆盖率为95.65%,行政村基础金融服务覆盖率 99.20%;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5.63万亿元,其中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0.7万亿元;全国涉农贷款余额34.24万亿元,其中普惠型涉农贷款余额6.10万亿元;全国扶贫小额信贷累计发放3834.15亿元,余额2287.57亿元;累计支持建档立卡贫困户960.14万户次,余额户数566.62万户;产业精准扶贫贷款余额1.24万亿元,带动建档立卡贫困人口805万人(次)脱贫发展。

但是,我国普惠金融在资源配置、供给质量、基础建设等方面依旧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一是城乡、地区、供给方类型和规模结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十分突出。由于炒股配资 信用不对称,客户分散、点多面广,普惠金融一直难以解决客户维护和管理成本高、风险控制压力大、服务不均衡、商业模式不可持续等问题,相比城市地区和中高收入阶层所享受的相对完备的金融服务,偏远农村地区、城乡贫困阶层和为数众多的民营、小微企业长期以来被传统金融所忽视,金融供需矛盾突出。其中,民营企业占据的信贷资源与其经济贡献完全不相匹配,2019年民营企业用40%左右的银行贷款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小微企业融资形势恶化,银行贷款余额同比增速自2017年9月后由15.66%快速下滑至8.94%,2018年下半年政府大力支持小微企业融资,才于2019年初回升至9.56%;农村地区金融资源大量外流,根据中国社科院2018年发布《中国“三农”互联网金融发展报告(2017)》,中国“三农”金融缺口逾3万亿。二是金融服务质效有待提升。金融服务数字化转型滞后,在获客、风控、运营等方面存在产品体系、服务半径、运营成本、响应能力等较大局限,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个性化服务以及场景功能乏善可陈,金融服务和多元需求匹配度不足,金融服务“好不好”的问题仍未得到有效解决。三是外部制度环境亟需优化。普惠金融服务对象普遍存在居住偏远、缺乏抵押物、收入不高等情况,信用炒股配资 共享覆盖、互联互通仍然不足,“炒股配资 孤岛”问题显著,融资担保机制和风险补偿机制不健全,配套产业、财税、金融监管、法律法规等政策措施及信用体系建设也不完善,普惠金融发展面临较多制度阻碍。

从时机上说,通过此次疫情防控,我国基层已被深度动员,无论是党建引领、政府治理效能提升、城乡社区再组织还是数字技术下沉均呈现有利态势,且客观上也存在为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充分利用普惠金融支持经济社会发展与决胜脱贫攻坚的迫切需求。

鉴于上述情况,农信系统作为农村金融的主力军、地方金融的排头兵、普惠金融的领跑者,建议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其普惠金融与地方基层治理深度融合工作,有效解决普惠金融服务不足问题。

一是建立以地方党委政府主导的工作推动机制。其一,成立由地方党委政府主要领导主抓的高规格的领导机构。各省(直辖市)、市、县(区)成立由党政主要领导为组长,人大、人民银行、银保监局等相关职能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成员的普惠金融与基层治理融合工作领导小组,制定具体工作方案,明确职责分工,加强工作协调。其二,强化融合发展普惠金融的党建责任考核。完善普惠金融履职测评考核体系,明确将普惠金融纳入地方党政考核指标,并强化督查督办。落实基层普惠金融工作责任制,实行普惠金融整村推进与加强基层党建工作同研究、同部署、同推动、同考核,层层压实责任,督促各级普惠金融与基层党建“双推进”。

二是实行地方党建和普惠金融深度融合。由地方党委政府主导,广泛团结政、银、农等多方力量,构建党建三级共建模式,开展党委合作共建、支部协同共建、党员互助共建等党建共创活动,即农商银行党委与乡镇(街道)党委合作共建,落实产业普惠和公益项目普惠要求;农商银行各支行党支部与行政村(社区)党支部协同共建,落实集体经济普惠要求;农商银行党员与行政村(社区)党员互助共建,落实就业创业普惠要求。推动地方党组织与各农商银行构建工作联合体和发展共同体,在乡镇(街道)设立金融组织员、行政村(社区)设立金融协理员、村组网格设立金融联络员。

三是实现政务炒股配资 资源对普惠金融开放。其一,加快研究政务系统与金融机构实现炒股配资 互联互通、资源共建共享。由政府指定牵头部门,推进金融、税务、工商、社保、海关、司法、市场监管等相关领域炒股配资 资源的全方位开放,通过便捷的渠道、低廉甚至免费的方式为金融机构提供各类政务炒股配资 ,助力银企、银户双方有效对接。其二,建设政府企业数据融合平台。以此次疫情防控中大数据、云计算、5G、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全链条、全方位、全周期地介入基层社会治理为契机,设立专门的法人企业,打通整合政府内部与大型企业通讯、支付、交通等数据,建设开发全国统一的数据融合平台。

四是双基联动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其一,推进银村合作、整村授信。地方党委政府与农商银行联合推进信用乡、信用村、信用户建设,组织专班驻村开展宣传动员、炒股配资 采集、系统录入、民风评议、人行信用户等级评定等工作,建立金融需求炒股配资 档案,实现“走访授信”“存款、贷款、不良贷款盘底” “全员营销”三个全覆盖。其二,合作推广积分制乡村治理模式。健全村民积分评议、管理和使用机制,实行积分奖惩制度,将积分结果与授信额度、担保要求、利率优惠、荣誉评定、政治待遇、消费折扣等方面挂钩,推出基于积分制度的乡村振兴系列卡、特色贷款产品,引导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提高。其三,推广“政府增信+银政共管”模式。充分发挥地方政府和农村基层组织行政管理优势,做好信用评价、贷后管理、农村土地抵质押物处置等全流程风险防范;政府整合财政资金、社会资金,建立多种形式的涉农风险补偿基金、担保机构、保险等政府增信机制;开展失信联合惩戒,用好乡规民约、乡风评议等载体,助力农村诚信建设。

五是搭建金融、电商、物流、民生、政务等普惠金融综合服务平台。在地方党委政府主导下,创新建立集金融、电商、物流、民生、政务等多项综合服务于一体的新型金融便民服务点,整合线上和线下资源,帮助农产品打通集宣传、销售、物流、资金结算于一体的金融服务渠道,配套民生工程金融服务,并提供标准化的便民生活与社保、工商、不动产登记等智慧政务服务接口,持续加强对县域“三农”及小微企业的创新服务力度,建成一个从线下到线上、闭环式的“基础金融不出村、综合金融不出镇”普惠金融服务生态体系,积极参与和推动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



分享到: